会员登陆
登录加载中...
超级搜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会员推介>>美术精英>>白银市美术家协会刘晓辉推介
推荐给你的朋友阅读: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收藏本页]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白银市美术家协会刘晓辉推介

来源:白银美术网 发表日期: 2012-4-26 12:24:31 浏览次数:4056

 

进入投票支持

艺术家简介

  刘晓辉,笔名北斗,西风阁主人,实力派画家,甘肃天水人。毕业于中国工运学院,受南坡老师启蒙,曾拜著名画家张国志(张大千关门弟子)先生为师。进修于中国美术家协会研修班,现就读于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

  现为甘肃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白银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黄河石林书画院(白银画院)副院长,政协白银市委员会委员,政协白银区委员会常委。

 

 

 

 

扬大山魂魄 造西北风神

------ 评刘晓辉西北山水作品

贾德江

  烈烈西风,莽莽黄沙,声声驼铃,重重关山,沉沉厚土,袅袅孤烟,那天高地阔的境界,那排山倒海的气势,那历经千年的沧桑,那风云际会的图景,是山水画家刘晓辉为之动心动情的壮丽山河。他用自己的画笔饱蘸生命中难以割舍的山水之情,以饱满的构图,锤炼的笔墨,激情的色彩,去颂扬西北山水博大精深的魂魄,去营构雄奇壮伟的山水图式,去开创一个和他家乡同样美好的大山堂堂的世界。

  这位出生于陇南山区的大山子孙,自幼小就与大山为伴,或许是西北山水养育了他,净化了他的灵魂,给了他开阔的胸襟和高瞻远瞩的胆识,使他爱山、画山、恋山、醉山,使他获得了天地造化之灵气,让他的创作思绪一直在云天和大山之间涌动。

  或许是西北山水呈现的粗犷与质朴,雄强与奇崛,孤野与苍茫,具有突出的精神品格和鲜明的个性特征,更有其强大的内在张力和深邃的历史文化底蕴,才使得刘晓辉对它如此钟情。

  或许是他崇尚的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在晚年开始取法五代北宋描绘大山大水,追求景象的博大雄浑和审美感情的壮美崇高对他的启示,使他不再以元之后在江南发展起来的文人画为衣钵,而遥承唐五代北宋的雄风,去致力于前人未曾描绘过的宏伟而神奇的西北景观。

  他首先以家乡的山水为基点,画他儿时放牧过的山峦,画那沟壑上茂密的丛林,还有那裸露着黄土的羊肠小道,熟悉的乡音和山岭人家,由此,他的山水画拓展开来,选定了西北这块具有开宗立派意义的地域,深深地开掘下去,他喜欢这里的几分荒寒、几分厚重、几分繁茂,几分清冷,他认为这个地方正是期待繁荣、期待热烈的文化圣土,这里正有助于冷静思考,有助于条理分析,更有助于把历史的空白恰到好处地填补成未来的图画。

  以再造中国西北山水风神为己任的刘晓辉,于上世纪 90 年代始,在得到张大千弟子张国志先生山水理法的真传之后,便自觉地反思古代传统和近现代传统,他发现中国山水画自元代之后,只高度发展了以江、浙、皖为中心的江南景观与气质的“南派”山水画,而元之前曾相当繁盛过的“北派”山水的风骨雄魂,其纵横跌宕之势,鬼斧神工之奇,尚无尽如人意的表达。这一发现,使他的眼前有了路,这条路逐渐清晰,即如何突破柔秀婉约、清丽典雅的审美文化圈,而以博奇雄浑、苍凉悲壮为基调的西北山水取而代之。这种莽然之气,壮伟之象的探索与追求,便成为他多年来的自觉行为。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对于富于地域特征的审美客体真实性地表达,既在于用富有激情的笔墨去表现西北山水这样一个特定的自然时空,又在于他从不主观臆断地去作似是而非的意象表现。也就是说,刘晓辉的西北山水都是“师法自然,中得心源”而得江山之助的结果。

  在长达 20 年的岁月里,他从传统文人画所能够借鉴的笔墨语言很少,他只能面对面对真山实水去创造相应的新的语汇去表现西北自然景观的视觉效果,笔墨因此而具有了西北山水的个性,评议中的视觉形式在这里起到了更大的作用。从祁连山麓到黄土高原,从河西走廊到戈壁天山,从丝绸古道到塬上人家,刘晓辉坚持不懈地长年独行于它们之间,感应万物,撷取灵感,挖掘题材,探求图式的变化,尝试新的笔墨语言。在他的眼中,大山与苍天亦因此彰显出独特的情怀和品格,特别是那种阳刚之气与浩然风范,使西北山水已成为一种人格精神和力量深藏于他的血液与灵魂之中。

  遥远的大西北以其宽阔博大的气度使他热爱这里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大山的凝重让他学会了独立和坚强,高原的旷远使他体会到了辽阔与淡泊,大西北的山水草木,大西北的屋宇村舍,大西北的黄土秋云,都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说,他艺术追求所要实现的目标,从来没有离开过西北的大山。他画《西部风》吹拂过的祁连山脉坚如盘石的沉重,他画连绵起伏的西北高原在《岁月无声》中阅尽世间冷暖,他画《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苍茫大山的层峦叠嶂,他画《黄金宫阙》中红砂岩的险壁悬崖,他画《童年岁月》对大山的记忆,他画《世代荒原》的生生不息,他画《西部清秋》的灿烂,他画《高原春晓》的明媚,他画《故乡晴峦》的牧歌阵阵……他沉浸在大山巨石的无声诉说中,他陶醉在与千山万壑的真诚对话中。那一座座山峦,一道道沟壑,那西北的风、西北的云,那广袤的原野,长长地土坡,那随处可见的窑洞人家、参差树影,那古道传来的驼铃声,它们之间的任何一个组合都展示了一幅完美的图画,都构成一曲壮美的交响。刘晓辉尽情享受着大自然的慷慨赐予,尽性地抒发他的大西北情怀,正如他在一篇感言中所言:“当我投身自然中去的时侯,生命立即感到鲜活和充实。十几年来,我画遍河西走廊的沟沟壑壑,它拓我胸襟,启我心智,发我情思,我与自然就像孩子之于母亲,寸草之于春晖。”

  我钦佩他的豪情与壮志和他一往无前的那股韧劲,我感动他夜以继日地痴迷于艺术殿堂以及他不停地跋涉在风雨兼程的山路上,他用他的画笔张扬自己的艺术主张,他用他的绘画画出了西北的风韵神采,为中国的山水画提供了一个属于西北,也属于中国的大山文化的新篇章。

  刘晓辉的山水显然不同于南派山水的秀润与委婉,而是具有北派山水的雄奇,壮伟与苍茫,但他所营造的水墨空间结果是繁复、饱满、恢宏、幽深、元气流动,天机自然,时空一体,回旋往复,余意徘徊,却是对传统笔墨语言的改造与重组。这种语言的驾驭,使他总能从寻常中去发现异常,以一种真诚、理性以及心绪的内在潜流携观一起投向大自然的怀抱,在空阔旷远、静寂雄逸的境界中,心灵与大自然一起云卷云舒,唤起人们对远游超升的想往,激发对生命永恒的企盼。水墨的空间结构,反射出画家的重点不仅在言志,更在于对大自然虔诚的礼赞。是超越自然的审美观在艺术的体现,那是一颗缘情尚质的艺术灵魂。

  刘晓辉一直走在不断创新、不断探索的路上,没有把自己的笔墨语言固定在一个模式上,而是发自于他的感受和印象所依据的自然对象的特征,或线面结合,或墨彩并置,或工写并举,或泼墨、泼彩和勾染并用,或在点线、面构成中重新结构,同时他也并不放弃“南宗”文人画传统的蓊郁苍润的文本介入,使其作品别有一番情调。在新的语境下,刘晓辉强调的是笔墨语言与造型的写实、形式、意境紧密地融于一体,不仅对传统笔墨的基本语言要素有选择地使用,而且也适当地吸收了西法中明暗、色彩、光影的处理技巧,形成面貌迥异,各有情致的多种技法,充分显示出画家融合古今,化合中西的整合能力。这种能力是他综合素养的体现,也是他生活经历与艺术苦旅的积淀。

  刘晓辉的山水是真情的,像他自己一样。在他的笔下,山是自己的山,树是自己的树,云是自己的云,不论是远山与近水,还是长天与大野,也不论是树林与烟云,还是山峦与沟壑,他都深情地注入了整个民族的历史记忆和现实感奋,都寄寓着早已融入高山巨川,大漠长岭中古老而充满生机的民族精神。

  显然,读刘晓辉的画,重点还不在于关注他的笔墨之趣,而在他在画境流露出来的人文关怀。他是以中国画宏大精深的传统为土壤的,是在中国山水画精神的层面上,强化个人独特的生命体验,在其心物观照的瞬间,物化于西北山水的苍润雄奇之中。既表现出明确的个人风格的主观性,又体现了合乎自然而发的审美原则,更是一种山水情怀的独特表达。

2010 年 7 月写于北京

(作者系著名书画评论家、中国工艺美术出版社主编)

 

 

 

艺 术 的 天 空
                             

评刘晓辉先生西部山水作品

  世界是喧嚣的,让世界寂静下来的唯一方式就是走入人的内心,走入精神的天地。观《刘晓辉西部风情作品集》,我总在想,在艺术的理想境界里,一定存在着一个自由王国,不然,一个西北汉子何以几十年如一日地畅游其间,在中规中矩的约束中陶然痴迷地纵情驰骋。   

  艺术世界是自由的,创造艺术却并不自由。一幅好作品的凌空出世要靠灵感,没有灵感就无创意,艺术的马车就不能启动。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美术创作的灵感正是在永无止境的探索中闪现的,变无中生有才能魅力无穷。用智慧激活梦想,让智慧绽放灵感,《刘晓辉西部风情作品集》就是用一个个灵感结成的绚丽的艺术之花,可谓是一场视觉盛宴。其洒脱娴熟的笔法中透着大气,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吞吐着自然山水的气息,引领着读者从容地步入“天籁”之妙境,进入自然再造的神奇世界,令人回味无穷。   

  晓辉先生的作品简直是用智慧和灵感对艺术的一种淋漓尽致的诠释,这或许与他早年孜孜不倦的追求有关吧。他曾拜著名画家张国志先生为师,入室两载,苦学大师山水理论与实践,后又受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萧淑芳先生的指导,进一步研习花鸟,并秉承李可染先生的苦学精神和黄公望、龚贤、石涛等先辈们的艺术精神,作品融合了贯通中西的表现手法,光影效果表现强烈,沉稳而厚重,且深具北派的气骨和风格,气势恢宏,动静自然。二十余年来晓辉先生苦研先贤墨迹,日日笔耕不辍,写生无数,终成正果,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让我们在其作品中领略到了大自然的竣美,倾听到了天地合一的呼唤,也感受到了西部劳动者淳朴的民风。   

  画作《童年的岁月》让我回味起自己苦涩的童年,吹着牧笛,伴着暮色回家,那晚归的牛亦拍亦揉,或急或缓,哞哞的声音似在耳旁回响。《临水择居其心也畅》让我们回归到那种田园式的宁静之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让人宠辱皆忘,怡神悦心。看西部山水的画卷似音乐大师倾心奏出的妙音,如行云流水,似间关莺语,又如大河潮涌,似乎已引领我们进入陇南山区,一起领略大自然的美色、美声,真可谓“看此画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山中”。画作《陇南山带青螺雨》似得雨而喜,一如人置身于田园里,经营庄稼和蔬菜般自然而惬意。《长天厚土岁月长》则表现出土地的赤子们,看着丰收的庄稼,开心地笑了,坐在老梨树下,喝酒,抽烟。精心享受着生活,真一幅和谐、祥和的快乐神仙图啊!真可谓“看此画令人生此心,如真在其处也”。   

  此外作者还描述了雄奇壮美的祁连山脉、浩瀚的沙漠莽原和丝绸古道的驼铃,我们似乎隐约还能听到商人的歌声,嗅到大漠的孤烟,读者不知人间何处有此景,作者却在因心造境的创作中提升了自己。《万水千山只等闲》告诫我们不要忘却历史,不要忘却那段我们将要丢失的革命精神。我时常想,创意的天空能有多远?创意的天空能有多高?唯有创意的天空宽广而又多姿了,才能出现打动人的好作品啊!我深信晓辉的创意还深具潜力,从那“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故乡晴峦”、“岁月无声”等一幅幅作品中我不断地印证了自己的判断。   

  道可道,非常道,芸芸众生都在品道修道,晓辉则以自己的一颗心去悟道、证道。历史以来西部山水画作几乎是一个空白,近年来创作西部山水画的人多了起来,而象晓辉先生这样真正把西部山水的精神挖掘得这么深,这么透的人却不多,仅从这几点来讲就实属难得。斯为序,希望晓辉先生佳作不断,能用创意改变生活,让梦想照亮未来,并以一颗喜悦接纳的善感之心,沐浴大自然的恩泽,感悟生命,感悟艺术,感悟人生,从而走出一条让世人惊叹的艺术人生的大道!                 

孟令钢

2010年7月26日

(作者系白银市作协主席、白银区文联主席、著名作家、诗人、书法篆刻家)

 

 

 

 

贯通中西 融合南北

———刘晓辉山水画精神

文 / 徐立新

  冬去春来,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接到晓辉出版画集的消息,实在为他高兴。晓辉兄嘱我为他作序,便痛快地应了。

  在晓辉兄成长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置身于一个艺术风格无限丰富的大时代,你方唱罢他登台的喧嚣与热闹,带给晓辉许多困惑的同时,更令他有了更多的深层次的思考,与良师益友的交流,使他进一步认识到一个中国画家的最终出路,还是要有过硬的传统文化基础才可能走向成功。所以在各种风潮花样翻新争奇斗艳的时候,他仍然能够心平气和的沉浸在自己所钟爱的传统之中。秉承 李可染 先生的苦学精神和黄公望、龚贤、石涛等先辈们作品的繁密清逸,以及两宋山水的雄浑博大。从现当代诸名家的妙谛,到历史上各朝代先哲的风采;融合了南北优长,贯通了中西的表现手法。注重光影表现既有北派的的雄浑苍劲又具有南派的通透华滋 , 溯本求源一点点摸索着自己的艺术之路。

  这次出版的作品是他历年来刻苦砥砺的见证。几个阶段的代表性作品基本上都有了,可以作为这几年创作过程一个小结。

  画作《童年的岁月》让我回味自己苦涩的童年,吹着牧笛,伴着暮色回家,那晚归的牛亦拍亦揉,或急或缓,哞哞的声音在耳旁回响。笔墨氲氤,轻湿互衬,潇洒自如,不失为刘氏画中之精品之作。《临水择居其心也畅》那种田园式的宁静之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取才显示的山水平实、润泽而后重,给人相识相见,温情人性,不拒人于千里之外。《陇南山带青螺雨》笔墨酣畅。特别是《长天后土岁月长》作品构图视野开阔而高远,写生感强,有浓厚的生活气息,积墨很成功。表现出土地的赤子们,看着丰收的庄家,开心的欢笑,尽情的享受生活。此外晓辉还创作了一批描述雄奇壮美的祁连山脉、浩瀚沙漠、莽原和丝绸古道的画作。使我们隐约听到了商人的歌声,嗅到大漠的孤烟,读者不知人间何处有此景,作者却在因心造境的创作中提升了自己。

  当下市场诱惑无时不在,困扰着美术界,浮躁之气四处弥漫;在这种心态下必然会影响画家有价值的积极探索,而晓辉兄在此种浮躁的诱惑中依然能气定神闲,一如既往地奔向他心中的山山水水是难能可贵的。新时代造就新的艺术!中国画要走向现代必须要大胆的思考、敢于跨越的精神;因而就需要一种对艺术的酷爱,忠诚和不断探索之心。

  二十余年来晓辉苦研先贤墨迹,日日笔耕不辍,写生无数,终于找到自己艺术创作基点的时候,才发自己穷半生之心力苦苦追求的艺术创作心源一直就在身边,等待自己回头凝眸!

  原来如此!

   晓辉兄是正值年富力强,又逢盛世,是艺术创作的鼎盛时期。我想他若能以后在对西部风情的探索中,不断丰富画面语言。那么随着他艺术品格的不断修炼和完善,他的绘画艺术将会有着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庚寅年春日于北京青竹斋

(徐立新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线描艺术委员会副会长,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

 

 

 

 

 

境由心造情自远 大美不言天地间

——也读刘晓辉先生的画

  很早以前就见过晓辉的画,那时我们素未谋面,对他也不甚了解,后来有缘结识,日常接触多了,对他的性情熟悉了,亦对他的画有了更深的理解。

  晓辉出生在陇南的一个山村,他生来就是大山的儿子,他对大山的感情犹如一个儿子之于生身父母的感情那样深厚和淳朴,常言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境贫寒的他总是在《童年的岁月》里伴月《暮归》,在这《长天厚土岁月长》的每一个日子,他内心有了要挥写家乡每一处山山水水的强烈欲望,毅然在艰苦的条件下拜师学艺,希望去完成这一心愿,无数次的与大山亲近,使他爱山、画山、恋山,每每踏着回家弯弯的山路,都会在他的《心田》积淀出更深的情感,等到后来他走出了大山后,还是不能割舍,以至于《秋风容易动乡思》。

  我每次看晓辉的画,都会被他那雄浑震撼的画面所感动,都能读到他在《世代荒原》中诉说祖辈的清贫、在《高原人家》中表述质朴的民风、在《高原春晓》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万水千山只等闲》中抒发豪迈意志的坚定、感受到他在《西部风》的吹佛下痴迷的行走在无尽的艺术大道上。

  晓辉画画非常的刻苦、非常的用功,我佩服他的那股韧劲、那股痴劲、那股心劲、那股拼劲,无数次的走进山川大地写生,多少创作的奇思妙想何止搜尽奇峰,多少的精品力作都是伴随着东方鱼肚白露而完成;我觉得他画的不是画,而是他的心,他的情。正如晓辉在他的一篇创作随笔中写到:“许多的记忆,丰富了我多年积淀在内心的情感。笔墨象断线的珍珠在宣纸上不停地撒落着,用我的情思把它串连起来,写我心中之情,抒我内心之意,笔以意随,意与神会,以自然写真诚、以浓淡写人生、以虚实为天成”。当他把自己无限的情思寄托于大山时,那黑与白的笔墨世界就变得那么的神奇,他忘情的将每一笔五彩的水墨划过洁白的宣纸,每一段线条、每一块墨色都如父辈在那沟沟岔岔播下了希望和喜悦。那是一首首无声的诗,那是一段段无字的文,带每一位观者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那是一杯杯香醇的美酒,那是一盏盏清新的茗茶,给每一位观者无限的回味。

  石涛说:“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万法归一法,一法起于心,故一画者,心画也。我与晓辉交流中他说道:“我以水破墨,水墨交融,元气淋漓,空虚灵动,尝试各种皴擦点染的水墨语言,细而不腻,密而不塞,质感分明,境物鲜活灿然,墨彩光华,自然生动,表现出‘流水无情,落花有意'的境致,激情地抒写出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读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晓辉的画为什么能画得如此壮观,潜在的艺术价值为什么会被众多书画藏家如此的看重,原来是他作画时的用心之虔诚,用情之深厚,才能创作出那么美不可言的心画;境由心造情自远,大美不言天地间,非手能为耳。如拿时下许多品若白水的画来和晓辉的作品相比,又怎么能够同日而语呢!

  他的画尤其西部风情系列作品,用他特有的内心世界和独到的水墨语言,为北派山水的发展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使更多的人们不只是去钟情南方的小桥流水,而是对北方山水的雄浑和气魄也偏爱有加,也给更多研究北派山水的艺术家们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堪称新时期北派山水独树一帜之人。中国当代著名美术评论家、艺术家贾德江先生曾评论道:“弘扬大山精神,营造西北山水景观,崇尚北派山水的雄奇、壮伟与苍茫,获天地造化之灵气,构成一曲曲壮美的水墨交响”;他又评论道:“用他的画笔张扬自己的主张,用他的绘画画出了西北山水的神采风韵,为中国的山水画提供了一个属于西北、也属于中国大山文化的新篇章”。

  作为艺术家,晓辉正值当年,他的路还很长,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还要有更多的人生经历去洗礼,在艺术修养方面还要下更大的功夫;要想有更高的艺术成就,有很多的难题等着他去挑战。最后真心地祝愿晓辉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艺术境界不断提高,有更多更精更美的作品面世!

郝相前辛卯年初于行者居

(注:郝相前为翰墨中国网总编 书画家)

 

 

 

 

 

 

 

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刘晓辉山水画印象

  山水画,是一种表现山川之妙并能为人类寻求某种精神寄托的画种。中国的山水画起源甚早,据史书记载,秦汉时期 已有了山水画,但实物未见流传。而今天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山水画,当是东晋名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和《洛 神赋图》中的背景山水,只是人物背景的衬托。 山水,大物也。古代圣贤文士,多借之抒怀咏情,遣散怀抱。其自魏晋 作为独立审美对象进入人们的审美视野后,得到迅速发展。到了唐代,出现了王维、大小李等山水画家,同时张璪提出 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理论。到了五代、两宋,山水画更是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与花鸟画、人物画并称三 大 画科。此时的山水名家有荆、关、董、巨、李成、范宽、南宋四家等等,可谓蔚为大观。山水画理论也进一步得 到发展和完善。元明以降、文人画兴起,山水画被赋予了更加灵动超脱的韵味,成为中国画主要的表现形式。

  观刘晓辉先生的山水画,可发现他的山水画既体现了创作者对自然、对山水的体悟,同时又体现了对山水画在新时代 如 何发展的关切。 他所画的山水画,亲近自然,不脱离自然。不是无中生有的粗制滥造,也不是陈陈相因的固有程式,而是融入自己体悟的生命表达。山水之于人,有两重关照。第一重关照是‘心外山水',乃是可游、可居的理想境界。可于画面中看到或婉转迂回、或萧散淡远之景。这主要表现于山水的形表、构图之中。山水之于人,第二重关照是‘心内山水',乃是主体生命与山水之所谓自然生命为一体,可于画面中体验主体生命与客体生命的融合与统一。晓辉的山水画,这两重 关照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山水乃心外物,要具有一定形制,缺少真山真水,就是无为妄作,因此看得出他注重 写生。 他的山水画,虽然具有很强的意向性特征,但是这种意向性,是建立在不脱离山水本质属性的基础之上的,他所 得的乃 是“山水之理、山水之质”,并不是山水之表。同时,山水又是心内物,创作者表现的山水,不是真山真水,乃是经过 作者主观处理过的山水,因此具有主体色彩,亦即创作者的个性。个性是艺术获得意象的第一要旨。个性使艺术 家跳出 了基本的、大众化的表述而进入一个深层次的、独有的阐释方式中,也是艺术家之所以为艺术家的重要标准。因 为艺术 家各自不同的阐释所生成的对世界的深度与广度认识,成为了艺术使命与本质所在”。 “仁者乐山,智者乐 水”,所谓 “见仁见智”,体悟不同。

  刘晓辉对于山水画,有他自己的理解。他把自己的理解表现在了画面中,就形成了他有别于他人的个性。所以我们看他的山水画,会发现他不喜欢大山大河式的壮阔铺陈,也不喜欢小山小水式的雅致格调。他所画的山水画,往往于雄壮处 见积微,于繁密处见开阔。 他所画的山水画,体现了具有学院背景和资历的创作积淀,对于山水画艺术如何发展开拓的关切。 这一点决定了他所画的山水画,不满足于仅仅是对前人的一味继承,也不是对时俗的一味跟潮,他不反对继 承,他 对古代的山水画史和山水画理论有深刻的理解。但他不拘泥于古人,“师古人之心,不师古人之迹”。

  他的画 不缺大气势。作为一名生在西北、长在西北、以西北山水为主要表现对象的画家,他的山水画中多有大开大合 的意象。为了加强画 面的气氛,甚至把画面最上面的天空用淡墨或色彩渲染,使画面统一于一个基调之中。同时他的画 也不缺小格调,他喜 欢用少数带有符号化的树木或亭阁来点缀画面,山石以墨为主,层层勾皴,间以赭色滋润,树木则多以重墨勾筋,间以石青、石绿点厾,体现笔墨的丰富变化。 整体看,晓辉的山水画从画面气象上来讲,既有苍茫浑厚之感, 又有淡雅清幽之致。既体现了他对传统文化的眷恋之情,又体现了他对当代艺术发展的密切关照。可以肯定的说,作为具有深厚艺术涵养和理论功底不随时俯仰自得古风流的刘晓辉、同时也是一位具有历史使命感的年轻
中国山水画家,他的艺术道路还很漫长,我想他艺术道路的未来一定辉煌!他必然会为中国画的发展与革新描绘新的篇章贡献自 己的力量。

周育林

2011年3月10日于醉墨斋

(作者: 周育林,山东人,號:顔山居士.别署:醉墨齋主人。中國硬筆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石化書灋家協會會員、中國老年書畫硏究會會員。山東省書灋家協會會員、山東二月書社副社長。)

 

 

 

[作者:管理员 关键词:白银市美术家协会刘晓辉推介 录入:管理员 责编:管理员 ]
上一记录:白银市美术家协会徐志宏推介
下一记录:没有下一条记录

相关文章 相关新闻 相关软件 相关教程 公共评论 发表评论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 ·暂无相关内容
    评论载入中...
    您的称呼  
    您的评论 [ 最多字数:  已用字数:剩余字数:]

COPYRIGHT © 2012-2020 白银美术网 白银市美术家协会官方网站(byms.hmzgw.com) 白银市美术家协会主办
白银美术界QQ群:192742376(加入时请告知所在县区和真实姓名) 白银市美术家协会邮箱:bysmsjxh@163.com
办公地址:甘肃省白银市文化中心三楼 页面加载时间:109.38ms Powered By:FeitecCMS V4.0(1029)
工信部ICP备案:00000000 您是本站第位浏览者